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转载】《小丑》:悲伤的假象,也是喜剧的悲鸣

所在版块: 影视区 2020-02-12 16:12 [复制链接] 查看: 200|回复: 0
获第92届奥斯卡十一项奖项提名,最终包揽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和最佳男主角奖,因害怕重蹈《黑暗骑士》播放时的枪击事件,部分美国院线拒绝放映这部影片,而大多上映的城市加强了影院的安保系统。能让无数观众感动、愤慨,最终化为一种文化符号与图腾信仰,2019年上映的《小丑》应该说是一部远超观众期望值的影片。
笑是悲伤的假象,也是喜剧的悲鸣
影片以嘈杂的广播声开场,镜头慢慢推向坐在脏乱差化妆间里的亚瑟。化着滑稽小丑妆容的亚瑟正用手撕扯嘴角强迫自己对着镜子露出笑容。亚瑟在生活中是社会的底层人物,是精英阶级眼中一事无成、无足轻重的“小丑”。
为迎合同事,在其他人羞辱侏儒小丑时他选择假装放声大笑。看脱口秀表演时,他在别人大笑的时候沉默,又总在无人发笑时放声大笑,只是因为他无法控制自己大笑,下半张脸笑得夸张,上半张脸里却写满迷茫与绝望,此时的他是一个与周遭世界格格不入的人。
在幻想中与偶像喜剧人默瑞互动时,亚瑟大声地说出了自己的理想:生来就要为世界带去欢笑与快乐,并获得了观众认可的掌声。站在人群里的亚瑟笑了,这也是他在剧中唯一一次发自内心地为自己而笑。
在经历了重重打击之后,亚瑟杀死了羞辱他的华尔街员工、出卖他的同事、欺骗自己的母亲和女邻居。濒临崩溃边缘的他在直播现场大声控诉昔日人们对他的不屑与羞辱。虽然说自己的意图并非发起政治运动,然而亚瑟正代表着他那个阶级所面临的困境——渺小、不受重视、遭人愚弄,最后只能走向混乱与灭亡。
最后,他射杀了昔日的偶像,被捕进入了精神病院。亚瑟终于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小丑,一个职业精神病人。他再也不用掩饰自己的笑容,笑得混乱、麻木、近乎癫狂。影片的最后,在医院的走廊尽头,亚瑟在惨白的阳光下翩翩起舞,荒诞又不羁。
不论快乐与否,小丑从不吝啬自己的笑容。然而正如亚瑟所说:是否好笑由他人来决定,由上层阶级的权贵决定。他在面临他人的不友善时无法控制地狂笑,在试图融入社会时假笑,唯一真心的笑却是来自自己的美好幻想。
亚瑟的笑多种多样,但没有一种笑能表达出真正的自己。杰昆·菲尼克斯也表示小丑的多种笑声很难展现:“说实话,一开始我并不认为自己能做到。我会独自进行练习,还会让导演托德·菲利普斯来听我的笑声。我必须得学会在现场和其他人面前大笑,这个过程并不舒服。”
随着亚瑟受到打击逐渐疯狂,他的笑由压抑的、痛苦的,变成了肆无忌惮的、暴戾的,最后也只能通过暴力的形式发泄出来。
小丑的三种笑更像是他那一阶层的无声叹息。底层人物无法控制自己的命运,对他人的嘲讽只能逆来顺受,所以他无法控制地笑。底层人物为生计所迫,也有融入社会的愿望,因此他装模作样地假笑。底层人物真正的快乐少之又少,所以他在全片中几乎没有为自己笑过。
小丑的笑不是由自己来决定,小丑发笑也不是因为快乐。他的笑只是悲伤的假象,也是他人所听不见的喜剧中的悲鸣。
从亚瑟到小丑:他并非生来就是小丑
有人说小丑阴郁、恐怖,是个格格不入的怪胎,但他并非生来如此。影片开始向我们展现的是一个活在底层,却仍想努力拥抱他人,努力去爱与被爱的人。剧本采用一种“高级叙事”的方式,即影片并不会在开头就向观众托盘而出所有的故事背景,而是随着故事的发展,背景也渐渐明了,一切便自然而然地发生。
杰昆·菲尼克斯的表演也可以说是“高级表演”——他不急于演绎一个边缘的、暴戾的小丑,随着人物的遭遇经历,亚瑟的变化便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从而成长为小丑。当亚瑟为自己的生活窘境而被嘲笑困扰时,他幻想中的默瑞便安慰他自己也有相同的遭遇。当母亲反问他:“要想当喜剧演员,难道不需要足够的幽默感吗?”他幻想中的女邻居能因为他说的每一个笑话真诚发笑。
在写日记的过程中,右手象征着仍保留希望的亚瑟,左手象征着麻木而混乱的小丑。最终,左手抓住了右手,左手开了枪,亚瑟也逐渐失去控制。小丑并非生来就是小丑,每当在现实生活中受到排挤与打击,他便去幻想中寻求安慰。但是他的幻想抵不过现实,他只是一次次的在唾弃与羞辱中挣扎的失败者。
亚瑟为什么会成为小丑?反观哥谭市,这是一个门外垃圾成堆,超级老鼠乱窜,门外贫穷的人们游行抗议,门内的绅士淑女端坐在大理石铺就的房间里歌舞升平的城市。没有人有礼貌,没有人设身处地地为他人着想。因为杀了三个所谓的社会精英,亚瑟被哥谭市的居民认同,这次杀人事件也被赋予了额外的政治意义。他激化了社会两个极端阶级之间的矛盾,从而成为“弱者阶级”的精神领袖和文化符号。
亚瑟被迫成为了小丑,他所代表的那一个阶级也成为了小丑,游行、暴乱、杀戮,城市陷入混乱。影片不惮于用最直观的镜头表现血腥暴力的画面。正如昆汀的暴力美学:将暴力的行为仪式化,使其成为一种玩笑或者一种文化符号。这样当我们真正地直面暴力时,才能看见暴力背后更为残忍与不堪的东西。
在这一部片子里,挣扎的绝非只有亚瑟的人性,阶级与阶级之间的对抗与挣扎被藏在暴力与人性挣扎的假象之后。富人的阶级手眼通天,只期望通过压迫来获得更多的利益。穷人的阶级没有办法通过正常的合法途径维护自己的利益,只能诉诸暴力与混乱。每个在城中的人看似都是正常人,而每个人戴上小丑面具之后都是有可能的疯子,都拥有疯狂的可能。
杰昆·菲尼克斯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小丑》将会是一部深入人性的警世预言。”当亚瑟杀掉曾经的偶像被捕之后,城里一片混乱。戴着小丑面具的人在街道尽情地破坏、制造混乱。小丑被救出之后,犹如神明一般站在车顶,用鲜血画出最诡异的笑容。令人嘲讽的是,一群戴着小丑面具装成疯子的人们对着一个真正的疯子顶礼膜拜。
影片的最后,小丑还是住进了墙壁苍白的精神病院,是富人胜利了吗?小丑带着诡异的笑容望向心理咨询师,说:“这个笑话你不会懂的。”亚瑟不再压抑他的笑容,成为了真正的小丑。而小丑走出咨询室留下的血色脚印似乎在提醒我们,这不是一部电影,而是一则寓言。小心,阶级压抑之下,人人都是幸而未疯的人,亦都是有可能的疯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嘿话!

GMT+8, 2020-10-21 00:37 , Processed in 0.15364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